微博動漫:你在微博里的每一條評論,都可能成為漫畫素材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趙思強,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內容本身就是幫助人們尋找自我的路徑,凸顯自己的個性,讓讀者看到自己想被人看到的一部分。

2019 年 11 月,微博動漫副總編輯兼原創漫畫總監余昭帶著團隊成員來到北京的各個法院:東城、大興、豐臺等等,和工作在一線的執行法官們接觸,記錄他們工作的樣子,觀察他們吃飯的地方,聆聽他們的故事和想法,了解他們究竟是怎樣一群人。

這是一個不斷刷新認知的過程,作為普通人,余昭會跟法官說:“平常沒見過什么壞人”,但法官會說:“我也見過一些好人?!?/p>

日本,秋葉原,日語,動漫

幾次溝通之后,余昭發現這些法官的生活跟大家想象中完全不同,“他們根本沒有時間休息,隨時都會接到電話,去緊急去執行某一個外派的任務。 每個執行法官一年可能要處理多達 2000 多起案件,比我們想象的工作量大很多?!?/p>

這些見聞最后都被融入到一部名為《王牌執行人》的漫畫作品中,在漫畫里,主角以一個新人的視角,為讀者呈現出法官們真實的工作生活。

這是微博動漫對現實主義題材漫畫方向的一次重要嘗試,此前,他們也嘗試過醫療題材。除此之外,懸疑、民間故事也都是他們主要的探索方向。

目前漫畫行業正在經歷從免費轉向付費的過渡期,過去幾年,各大漫畫平臺逐漸崛起,卻始終處在入不敷出的狀態,商業模式尚未成熟,用戶的內容付費習慣仍在初級培養階段。在這個過渡期,用戶對內容的創意要求變得越來越高,如果沒有好的創意,只是原有套路的延續,很難在現在的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怎樣做出更精彩的故事,變成了整個行業的第一要務。

好故事一定以人為核心

“有一個好的創意,用戶才會點進來,從而決定付費?!蔽⒉﹦勇﨏OO孫斌對刺猬公社(ID:ciwegongshe)說:“即便是修仙、后宮這種常規題材,我們也要做不一樣的東西,講一個不是老生常談的東西才算是一個故事?!?/p>

和騰訊動漫、快看漫畫相比, 2018 年才推出獨立App的微博動漫,在行業里算是一個后來者。如果想要實現彎道超車,就要想盡一切辦法,提高內容質量,打開微博動漫的主頁,開屏也寫著“更好的故事,更好的陪伴”。

孫斌認為,一個好的故事,一定是以人為核心的故事,從古到今,故事的內核可能沒有多大改變。女生更喜歡愛情、夢幻、親情,男生更喜歡熱血、勇氣、俠義。雖然故事內核不變,但故事元素時刻在變,怎樣能夠創作出具備這個時代元素的故事,是創作者需要考慮的問題。

在做平臺的過程中,微博動漫發現目前整個漫畫行業的產能是有限的,各家競爭的過程中,漫畫的價格也水漲船高。在這種情況下,有沒有什么辦法既可以保持平臺內容的質量,又可以節省一定的預算?孫斌想到了搭建微博動漫自己的內容制作團隊。

image.png

大多數漫畫平臺上的作品,采用和個人或者工作室簽約的方式,平臺方有編輯工作者負責對接作品的制作、修改、上線,卻很少有平臺會自己制作內容。

在微博動漫的邏輯里,擁有自己的內容創作團隊后,一方面可以節省成本,另一方面,又可以集中性地嘗試更多新內容,不斷探索內容的邊界。

《王牌執行人》就是微博動漫和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合作的項目?!拔覀兿M麖默F實中去挖掘不同人群看待事情的不同視角。了解這些法官們充滿厚度和廣度的人生,極大拓寬了我們的視野,可能對讀者來說也是這樣?!庇嗾颜f。

在和法官們日常溝通的時候,余昭發覺他們和普通人無異,有些是熱血青年,也有些喜歡看漫畫,還有些熱愛音樂,但當他們進入工作狀態,就突然像換了一個人,變成了平時在電視上看到的法官那樣莊嚴認真。

像這樣經過大量實地調查創作出來的漫畫作品,目前在國內市場還很少見,對于大部分個人和漫畫工作室來說,很難有足夠的時間和人力做如此深厚的內容。

另外兩部同樣經過大量實地調查,總結進行創作的漫畫,是已經上線的《中華民族故事》和《我的神話不可能這么萌》。

這兩部漫畫實際“師出同門”,都改編自作品《 56 個民族的故事》。這部作品作為建國 70 周年特別獻禮作品,由《故事會》雜志社和學習出版社共同策劃,再經《故事會》編輯部到全國原生態居住地進行田間采風,收集各少數民族的民間神話,編撰成冊后,總字數多達 1200 萬字。

促成這部作品能合作,是個巧合。通過一個內部系統,微博動漫發現古風、漢服這類關鍵詞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頻繁,這讓他們意識到,國風元素越來越受年輕人的喜愛,而現在也是一個適合推廣民族文化的很好時機。

于是微博動漫找到《故事會》雜志社,想要以他們的素材進行改編創作,聊過之后發現《故事會》和中宣部以及學習出版社也在推進同樣的項目,兩方一拍即合。微博動漫用兩個月的時間從 1200 萬字的材料中,篩選出了改編的素材,按照不同風格制作成兩部作品,陸續在平臺上線。

兩個作品面對的群體其實不一樣,《中華民族故事》的定位是簡單易懂的“豎版小人書”,采用了一種能讓大眾都看得懂的方式,希望達到破圈的目的。而《我的神話不可能這么萌》則是更貼近微博動漫的平臺用戶,賦予社交媒體傳播的屬性,彩色、Q版、搞笑。

生活遠比創作更加精彩

前文提到的那個內部系統叫做“凌云”。

同樣出于“彎道超車”的需求,微博動漫借用大數據以及新浪微博這個渠道,搭建了“凌云”大數據平臺,使得團隊能夠更快節奏地去生產和找到要做的內容。

微博現在已經逐漸變成一個社會熱點的發酵地和晴雨表,凌云系統直接連接到微博,通過后臺數據,觀測這些熱點背后,用戶怎樣接觸到這個事件。事件傳播的路徑、傳播的KOL、被影響的人,他們發表的觀點、情緒等一系列細節,把這些內容提取之后,再通過內容創作者的觀察,分析整理,藝術加工,最終通過漫畫的形式表現出來。

此外,在運營端,微博動漫還有一個龐大的社群,通過與用戶的直接溝通,挖掘他們的內心需求,再與凌云系統的數據比較,交叉驗證,提取出最核心的情緒。

“內容本身就是幫助人們尋找自我的路徑,凸顯自己的個性,讓讀者看到自己想被人看到的一部分?!庇嗾颜f,“我們有可能迷茫,有不安,或者一些興奮和好奇,都想要被知道的。內容就是一個探求人內心,然后放大人內心,去產生共鳴的一個東西?!?/strong>

這種有大量數據支撐的創作模式,在過去是很難實現的。傳統漫畫創作更多還是依靠作者個人或者小型工作室的經驗。

“通過這個系統,我們每天看到的東西都很意外,生活遠比創作更加精彩?!庇嗾颜f。

現在數據分析已經成為微博動漫自制內容的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通過大量的數據支持,無論是故事結構,還是選題、人設,都能夠得到有效的支持。

孫斌還通過凌云系統,對市面上比較暢銷的故事進行分析,總結出 108 種開篇模式, 152 種熱門故事橋段, 90 多種角色設定......“這個系統還有很多值得改進的地方,但總體而言,對每個人都有用?!?/p>

目前國內的漫畫,最受歡迎的內容仍和網文類似,集中在霸總、修仙等被稱為“爽文”的題材上。這些題材對于平臺來說,是付費內容的主力軍,不能輕易放掉,平臺需要考慮怎樣在激烈的競爭中打出自己的差異性來。

不過,也存在著一些客觀事實,比如,內容題材的相似性是市場選擇的結果,嘗試其他(小眾)內容題材的風險較大。

但在實際調研中,微博動漫發現,其他(小眾)領域的用戶需求也很旺盛。針對這些用戶,微博動漫選擇將其放入自己的會員體系中,把這些用戶和付費閱讀其他用戶區隔開,提供不同類型的內容。

“這是兩撥不同的用戶?!庇嗾颜f,“會員的內心會更謹慎,會對內容保持觀望,只有真的符合自己的期待,才會付費。所以我們會為會員提供專享的內容,嘗試不同的題材,慢慢做出口碑后,會員會主動去傳播這些內容?!?/p>

漫畫的IP價值仍被低估

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在年幼時曾癡迷于中國動畫,尤其是《鐵扇公主》《小蝌蚪找媽媽》這類水墨風動畫。 1984 年,他終于得到了去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交流的機會,但是那次上海之旅卻讓他感到失望。

在跟上美的交流過程中,上美問了很多關于日本如何去衡量制作漫畫或者動畫成本的問題。這讓他覺得上美從追求工匠精神,淪為了市場經濟的逐利者,藝術苛求和耐心也被拋之腦后。

在宮崎駿還年輕的那個時代,中國動畫完全以藝術為導向,制作了很多優秀的動畫,但這些動畫沒辦法解決行業從業者吃飯的問題。這個問題一直延續到今天,同樣擺在了國產漫畫行業面前。

過去漫畫的盈利方式主要是靠出版,近幾年IP概念興起后,漫畫和網文一樣,被擺在了IP開發鏈上游的位置,IP開發帶來的巨大經濟價值,也被視作是漫畫最重要的“恰飯手段”。

但實際上,最近幾年國內漫畫IP改編的影視作品屈指可數。 2015 年,微博動漫在國內發行了一部電影叫《滾蛋吧!腫瘤君》,獲得了5. 1 億的票房,在當時已經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但此后很難復制,根源還是內容本身的問題。

image.png

現在國內的大多數漫畫作品,相比網文、影視等其他形態,內容的整體質量還較差。一方面是由于作者本身不成熟,能力不足以兼顧畫面和故事兩方;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整個漫畫市場環境并不穩定,對于漫畫作者來說,甚至很難在一段較長的時間內心無旁騖地打磨作品,也許有時畫著畫著,平臺就不做漫畫了,作品也只好跟著一起被腰斬。

這就意味著,對于目前的漫畫行業,最緊要的事情,就是形成穩定持續的市場環境。

孫斌也認為,漫畫行業的工業化過程中,市場化是最重要的一步,“如果你生產了一個沒有需求的工業化產品,整個鏈條就斷了,所以要想把漫畫變成一個能夠長久堅持下去的商業買賣,我們就需要去拓展更多的非漫畫用戶加入到價值貢獻價值交換體系中來?!?/p>

“對于平臺來說,既然我們成為了品牌,成為了一個大超市一樣的地方,我們的使命,就是要怎么樣能夠把生產流程化,我們的目標是我們創造出的IP,能夠被更多人看見。 ”余昭說。

實際上,漫畫相比文字,在改編上難度是更小的。因為漫畫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有鏡頭,有劇本,有人物的表情、動作,有美術風格。這一系列元素都讓漫畫具備更多成為電影、視頻、或者游戲的可能性。

然而,由于行業仍處在較為初級的階段,這些優勢還沒有被充分的挖掘出來。最近幾年改編的網文IP,都是十幾年以上的老IP。在目前的漫畫領域,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出現類似量級的內容。

好在新一代的讀者正在逐漸改變這個情況,根據骨朵國漫的統計,目前各平臺排名靠前的漫畫,基本都是國漫,這說明,未來潛在的付費用戶,天然地更接受和認可國漫,漫畫將逐漸從少兒或者青少年需求,開始真正成長為全民的需求。

也就是說,當這些年輕人走入社會,逐漸掌握了社會主流的話語權,也掌握了社會主流消費的潮流話語權。與此同時, 90 后的漫畫作者以及微博動漫這樣的自制內容團隊都逐漸成熟,內容質量有所提升后,漫畫IP的價值將迎來新一輪的爆發。

到那時,堅持做好內容的人,自然會得到回報。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陕西11选5走势图下载安装